细节描写:怎样写心理细节

说起细节,很多人就像被洗脑了一样,张口就是“细节决定成败”、“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这样的名言警句,以至于都没有问别人想说什么。的确,生活中不能没有细节,但只有细节那也构不成生活。这就好像做菜,做菜若无调料,味道便不鲜美;但调料要是放得过了,不但效果适得其反,而且会对健康造成影响。

心理细节,就是人物内心世界的细微活动。心理细节描写,就是要写出人物心灵深处最富有特征、最细腻微小的活动情形,比一种心理刻画最传神最深刻的描写方法,是一般的心理描写要生动得多,有趣得多,因而产生的效果是十分显著的心理细节描写,就内容来看,主要有如下两种:

《儒林外史》中的严监生,由于临死之前伸出两个手指头这一经典情节,素来被学术界定性为吝啬鬼的形象。

  成大业若烹小鲜,做大事必重细节。但如果做事只有细节,因此失去了方向,所有努力还有什么意义呢?譬如南辕北辙,马儿跑得越快,只不过离目的地越远罢了。所以,人不能只活在细节里。

一、过程性心理细节描写。这种情况,有一定的情节和意境,可以是心理变化发展的过程,也可以是围绕某种人或事而产生的心理活动的过程。要理清心理变化的脉络,必须跟随情节发展前行,直至心理情感的高潮。请看下面一段文字:

图片 1

  吴敬梓的《儒林外史》里有这样一段描写:“话说严监生临死之时,伸著两个指头,总不肯断气,几个侄儿和些家人,都来讧乱著;有说为两个人的,有说为两件事的,有说为两处田地的,纷纷不一,却只管摇头不是。赵氏分开众人,走上前道:‘老爷!只有我能知道你的心事。你是为那盏灯里点的两茎灯草,不放心,恐费了油;我如今挑掉一茎就是了。’说罢,忙走去挑掉一茎;众人看严监生时,点一点头,把手垂下,登时就没了气。”

(严监生)把手从被单里拿出来,伸着两个指头。大侄子走上前来问道:“二叔,你莫不是还有两个亲人不曾见面?”他就把头摇了两三摇。二侄子走上前来问道:“二叔,莫不是有两笔银子在哪里,不曾吩咐明白?”他把两眼睁得溜圆,把头又狠狠摇了几摇,越发指得紧了。奶妈抱着哥子插口道:“老爷想是因为两位舅爷不在跟前,故此记念。”他听了这话,把眼闭着摇头,那手只是指着不动。赵氏慌忙揩揩眼泪,走近上前道:“爷,别人都说不相干,只有我晓得你的意思!”……“你是为那灯盏里点的是两茎灯草,不放心,恐费了油。我如今挑掉一茎就是了。”说罢,忙走去挑掉一茎。众人看严监生,点一点头,把手垂下,登时就没了气。

严监生临死时因为油灯里点着两茎灯草,“不放心,恐费了油”,而迟迟不肯断气,等到赵妾挑掉一茎灯草,这才“点一点头,把手垂下,登时就没了气”。

  因为多点了一根灯芯唯恐费了油至死不能瞑目,严监生的吝啬也算修炼到一定境界了。第一次读这段文字,觉得很好笑,满脑子就只一个问号:“这个世界怎么会有这样的人?”但细读几遍,又觉得他很可怜:为了两根灯芯这样的小事,竟然临死都不能安心——生命的存在是否太过卑微——只是,生活中的我们又何尝不是如此?

这段文字选自《儒林外史》第六回,严监生临终前因灯盏点了两茎灯芯,伸着两个指头不肯断气,这个细节就是以写心理为主,具有过程性。先是大侄子理解,后是二侄子分析,再是奶妈猜测,最后还是他的妻子赵氏说得对,并挑掉一茎灯芯,他才一命呜呼。这里经过了三个层次的铺垫,才达到心理发展的顶点。这个细节。过程清楚,刻画细腻,入木三分地揭示了严监生性格的基本特征——吝啬。

图片 2

  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个无足轻重的人,甚至一句言不由衷的话,常常就轻而易举地影响了我们的心情。有人冒犯了我们,我们生气;有人批评了我们,我们难过;有人夸奖了我们,我们得意——似乎,我们只是为他们活着。俗话说,臂长拦不了他人的嘴。每个人心里都该有自己的方圆,知道要做怎么,该怎么做。至于别人的耳提面命或者指指点点,我们用来取长补短、查漏补缺即可,不必成为左右自己的准绳,更不可因此影响了心情。

交代性心理描写。这种描写往往文字比较简略,但对心理刻画得最为细致,最为透彻,它往往集中于某一点,读者易于把握。例如:“他这样想着,他的孤独的心灵和她的孤独的心灵仿佛通过牢固的蛛丝连接起来了,由于这些蛛丝,只要他微微颤动一下,她就能灵敏地感觉到,而只要她轻轻一抖,这个抖动也会通过蛛丝传给他——不仅仅是抖动,还有隐秘的思想……”

  生活中,每个人都会遭遇各种烦恼,如果太过在意细节,会让一个“力足以举千钧”的人“不能举一羽”,会让一个“明足以察秋毫之末”的人“不见舆薪”。稍不小心走了眼,就连倒起霉来都会很细节。活在细节里的人经常会“一叶蔽目,不见泰山,两豆塞耳,不闻雷霆”,甚至“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张学友有首歌,里面有几句歌词:“你带着他唯一写过的情书,想证明当初爱得并不糊涂;他曾为了你的逃离颓废痛苦,也为了破镜重圆抱着你哭。可惜爱不是几滴眼泪几封情书……紧闭着双眼又拖着错误,真爱来临时你又要怎么留得住?”可见,细节一物误人不浅。而且我们的眼里若只剩下细节,难免会变得挑剔。当我们觉得一件事情不完美的时候,会心心念念地想着,饭也吃不好,觉也睡不稳,连日子都过得了无生趣。比如与朋友一起远行,途中偶有不快,虽然沿途的风景美不胜收,也觉索然无味,这便失去了旅行的意义。

这段文字,具体写了两个人的心理状态,即互相牵挂的情感,这种牵挂,又通过一个比喻“蛛丝”凝集于一起,只要对方一颤一抖,另一方都会受到感染的影响。这个心理细节,就是以交代为主,但写得形象生动,读后会留下深刻的印象。

因为点了两茎灯草便感觉到费油,说明严监生家里的油灯往常都是点一茎灯草的,可能是因为严监生病重,“晚间挤了一屋的人”,为了增加亮度,这才多点了一茎灯草。正因为唯独今晚的油灯点的是两茎灯草,所以当严监生伸着两个手指时赵妾才能想到家中今晚与二相关的也就是油灯中的两茎灯草了。

  生活若是一座远山,细节则是潜伏在你鞋底的一粒沙子。有时,真正使人疲惫不堪的不是远方的高山,不是漫长的旅途,而是鞋里的沙子。“察秋毫之末于百步之外,下于尺水,而不能见浅深,非目不明也,其势难睹也。”所以,要懂得顺其自然,不要抓着某个细节不放。这就好像我们不能因为别人一次小的失误就全盘否定他过去取得的成绩,不能因为别人身上的某个缺点而去否定这个人的全部,更不能因为一时的不如意就否定整个人生的意义。

心理细节描写,写得越具体越好。在描写时,不能泛泛而谈,要避免概念化,要在少而精上做文章,只有这样,才能写好心理细节。

图片 3

  细节是可以决定成败,但不应让它来支配生活。它是生活的佐料,理应成为制造快乐的动力,而不是负担。别人的一个眼神、一句口舌就让你郁郁寡欢,生活哪还有什么乐趣可言?关于细节,“一饭之德必偿”可以有,但“睚眦之怨必报”就无须。其实,生活中,我们在这个细节里遭遇了不快,完全可以从另一处细节里找补回来。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不要纠结在某个片段里,忘了外面广阔的世界有多么精彩。

但问题是,即使赵妾明白了严监生伸着的两个手指代表着两茎灯草,那么,赵妾又凭什么断定严监生是因为油灯仅仅多了一茎灯草而费油迟迟不肯断气呢?

  就像周迅在歌里唱的那样:“外面的世界很慷慨,闯出去我就可以活过来。留在这里我看不到现在,我要出去寻找我的未来……”世界很大路很宽,要守得住方向看得见未来,不要被细节拖住了前进的脚步。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如果严监生确实是吝啬到因为两茎灯草费油而迟迟不肯断气的话,那么他平时就已吝啬到此种程度,绝不可能在临死之时才突变成了吝啬鬼。

  作者:潘玉毅

图片 4

但严监生平时不可能是个吝啬鬼。最有力的证据就是严监生妻子王氏的所作所为:

虽然钱是严监生的老婆花的,但如果严监生是个吝啬鬼,在一个吝啬鬼家里怎么会允许发生这样的事情!

图片 5

吴敬梓花不少笔墨去描写临死前的严监生:

图片 6

这段细节描说明严监生尽管有钱,
但非常节约。现实生活告诉了严监生日常生活必须节约:

不节约的危险。分家之时严监生、严贡生“也是一样田地”,现在严监生家有十多万两银子。而严贡生家需要典当物件才能生活。

担心死后其子受到严贡生的欺负。严监生性格懦弱,胆小怕事,人丁不旺,只有小儿一个;其哥严贡生巧取豪夺、恃强凌弱,人丁兴旺,家有儿子五个,不幸的是严监生与其紧邻,经常受他的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