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在群租房的青春

  沈小司毕业后,拖着两个行李箱来到了上海。这两个行李箱,是他全部的家当。

我穷极一生,可能也忘不了青春年少的我那些年群租房的日子。

不到一天的时间,他就租好了他未来要居住两年的一个小房子,房子只有五平米。原本三室一厅的房子,被二房东改造成了有八个小房间的群租房,共用一个卫生间。沈小司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和一个桌子。

图片 1

显然,这和他梦想中的生活相差甚远。大学时,宿舍住了六个人,那个时候他还天天嚷着毕业之后一定要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大房间,要拥有一张大床,大到可以在上面打滚。然而来到上海后,他才发现,以前的自己真是天真,也有点身在福中不知福。

我目前也还是租房住,但已不是群租房,当然,现在住的是我在魔都住的第八个房子,也就意味着我搬了8次家。后面随时意味着搬家,住其他的房子。
房租也是在500-2000不等单间。

如果之前有人对他说:“小司,毕业后,你只能住在一个五平米的小房子里。”他一定会反驳:“你给我滚,打死我都不会住。”不过,当沈小司放下行李,与二房东签好合同,关上门,然后坐在自己的床上时,他嘴角上扬,似乎还挺满足的——毕竟,在上海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有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独立空间,对他来说,似乎还挺幸运。

曾在知乎经常看到很多知友推文写给大学生群租房时建议以及哪里的房子便宜,我迟迟未动笔,因为我仅是为了生存。住的区域跨度不是很大,所以建议性没有。
也无从下笔,不知从何说起。

有了睡觉的地方,就该考虑找工作了。他打开电脑,投了几十份简历,可大多石沉大海,无人问津。再找不到工作的话,估计下周连吃泡面的钱都没有了。他反反复复检查着自己的手机,没有停机啊,那怎么一个面试的电话都没有呢?

这几天,上海连续几天都是突然下起了雷暴雨,恰逢一个人在家,总是回想起群租房的时候很多画面,忽闪忽闪,匆匆过客的人,美食,还有记忆里的暧昧。

像前一天一样,沈小司烧了一壶水,泡好了泡面。一边浏览招聘网站,一边把手机放到电脑边上,生怕错过了任何一个关于面试的电话。

2011年冬,随着实习生人群40人进入实习公司,实习公司安排的住宿,期限3个月,我和闺蜜抢到了主卧,只有一张双人床,独立卫生间,其他两个次卧里面有几个上下铺,
所以剩余的十几个人被分在2个次卧里,还有部分人在小区别的楼层居住,当时我和闺蜜激动的拥抱起来,没想到能抢到这么好的住宿。
这样上下班一群人都在一起,有种大家庭的感觉,没有感到孤独陌生,只是只有2个卫生间,洗澡的一周一次都要排队。
好景不长,3个月实习的人辞职的辞职,免费的居住也到期,剩下的人也平摊不起整套的租价,只能另外找房。

当沈小司正把泡面的盖子揭开时,手机铃声响起了,等到响第二声的时候,他迅速拿起了电话。

当然,我也彻底告别了在学校快离校认识的帅哥小丁,还有一个学长,他们都留在了合肥。至今我们没再见过,我清晰的记得离校那天,他们送我的场景,小丁陪我在食堂吃了最后一顿早餐,
学长上车送了一堆零食告别目送。

五分钟过去了,放下手机的沈小司开心地跳了起来,终于有公司邀请他去面试了!此时的他就好像已经拿到了offer一样,连这个难吃的泡面都被他吃出了红烧肉的味道。

那时候我用的手机是暑假我姑父给我买的华邦手机,估价500元左右,能聊QQ.听音乐,条件好点的都在用诺基亚,拍照好看,能玩微信,那时候我没留下多少照片。
住的地方离公司有公交大概40分钟的路程,要命的是群租房那个小区人多的要命,早上不用力根本挤不上公交,而我还晕车,晕的厉害,经常蹲在地方不起,这样会舒服些。

好运连连,沈小司又接到了两个面试通知。于是,顶着大太阳,沈小司在行人匆匆的大上海穿梭着。这一天,他要面试三家公司,它们的位置从浦东到浦西——小司早上六点出门,直到晚上九点才能回到家。

所以第二次租房,我和闺蜜选择了离公司不远的老小区,上海体育馆对面,一个主卧,1300元,我们平摊,水电和另外两个房间的女生平摊,那套房里面共4个女生,我们两个一间,还有一间比较小要通过
她房间去晒衣服,还有一个次卧住的是女博士,住的条件虽然老了些,但也算价格便宜,人少,离公司近,还是很满意了。
如果不是那个女博士的话我想我们也不会有后来那么快的离开。
小房间是女生叫赵青,身材微胖,但热爱生活,房间打扫的一丝不苟,男朋友每次来都是住酒店,特别讲究的一个人,当然没什么架子,我们聊的也来,现在通过QQ了解到她已经嫁去安徽,成了2个孩子的妈妈,过起了农村生活。
女博士没联系过,那段时间简直是噩梦,女博士疑神疑鬼,大事小事都来找我们麻烦,闺蜜比较冲,经常冲突,垃圾没倒来敲门,卫生间水没拖干净来敲门,反正各种找事,后来了解到,女博士的同事都远离她,而她也认为,他们那些同事都是异类,不值得交往。不过我现在记得她的面容和穿着,当时30好几的她还没有男朋友,这么多年不知道她嫁了没。
在这个房子里,感谢每天晚上陪我视频的蓝闺蜜小昆虫,现在联系的很少,偶尔我们会怀念下当时的日子。
我在这里经历了一场大病,咳了很多天很多夜不休,后来还是我爸带我在浦东看了医生。
后面公司搬家又搬到我们刚来上海住的房子那里附近了,我们索性找个理由赶紧离开了我们认为居住条件还不错的地方。
我们又回到那个群租房的小区。以上两次换房大概耗时1年。

上天不会辜负任何一个努力的人,三家公司,最后有两家给他发了offer。各种利弊权衡之下,他选择了其中的一家公司,福利待遇不错,离他住的地方也只有一个小时车程。

第三次我们找了是个“套房”,实际是一套房被房东隔了5个房间,我们那个房间里面有个小厨房单独弄了一扇门,我住里面,闺蜜住外面,实际特别小,我在那里面待的最近,房租900元全包,我和闺蜜一人450元,便宜了不少,当时我们公司还留下的同事基本都住在那个小区,只是分布在不同的地方,基本都是2个人合租一个单间。

早上八点钟的地铁站,真的不敢想象,他被挤得衣服都皱了,鞋子也不知被多少人踩过。但是一到办公室,他就会投入十二分的热情。

这里的条件就差很多了,卫生间公用,脏的不行,我记得我爸来看我还把公用的卫生间打扫了一遍,当时我还责怪了一番,现在想想有点心酸。

群租的房子,上卫生间超过二十分钟,就会被骂。更严重的是,有一次,他回到家都晚上十点钟了,想好好洗个澡,可是卫生间里还有人,一直等到十二点,才轮到他。后来,他想到了一个“好办法”,每天早上趁大家还在睡梦中的时候,他就爬起来忍着困意去洗澡。

我的小房间里有很多厨房的管道,全部涂成了绿色,一个一米二的小床+一个电脑桌,和一个拉伸桌,我买了些书和一个电脑,那时候精彩在QQ空间日志码字,记录点点滴滴。

这样的日子,他一过就是两年。无论有多大的困难,他都克服了。

这期间闺蜜离职搬走,我也历经换工作,交男友。
900元的房子空了一间后我承担不起房租,换到隔壁600元的房子过渡了几个月,期间报了夜大认识的同学刚好在隔壁新小区租的主卧1100元,邀请我入伙。
同样五六百元,我肯定选择那里了,毫无犹豫的搬过去了,搬过去之前,我已失恋和换工作。

两年后,那个群租房被拆了,沈小司也搬离了那个五平米的小房间,租了一个三十平米的房子,还有独立的卫生间。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但他靠着自己的努力,租起了自己喜欢的房子,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其他东西。二十几岁的年纪,只要你努力,就有机会得到自己想要的。

第五次这个地方条件很好了,房间很大很新,双人床,隔壁一对闺蜜,再隔壁不认识的。洗衣机,可以做饭。
但是同学住没多久换工作走了,留我一个人承担1100房租,我一个人承担的期间,我认识了我现在的男友,离开那里。
后面开始摆脱群租房,开始过上正常不拥堵的日子。
一直到现在,我住在两室一厅里,不用愁排队,不用挤公交,已不再晕车,当年买的电脑早已报废,不用担心手机拍照微信。

所以,你看,生活就是这样,当你觉得过不去的时候,咬咬牙,也许再坚持一下,就能看到曙光。因为,你远比自己想象中更坚强。

却忘不了群租房的人和事,见证了一路艰辛,一路奔波,还会继续奔波,但是一切都会越来越好。

郭姐前段时间失恋了,她的男朋友劈腿,和一个女同事好上了。在此之前,郭姐把心都交给了那个男生,她设想了无数种未来,所有计划都是和男朋友相关的。在这个节骨眼上,男朋友提分手,郭姐真的觉得自己要活不下去了。

她很痛苦,请了一周的假,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来。

一天晚上,郭姐终于走出房间,但妆容憔悴,房间里更像历经了洗劫一般。她进了洗手间,开了淋浴,一滴滴水落下,与泪水融合在一起,落到了地板上。她觉得自己似乎要无法呼吸了,失恋的痛苦真的是要自己经历过才知道。以前觉得电视剧里失恋的情节太狗血,现在想一想,似乎电视剧里的演员还没有演到极致。

过去那些美好的回忆挡不住,疯狂地席卷了她整个大脑。或许人都是这样,一旦失去了,脑子里留下的就都是美好的回忆。

失恋的人可以把一切美好回忆无限放大,也可以把悲伤无限放大。可是,如果从此就把自己搞得邋遢不堪,那就太得不偿失了。这个地球离了谁都照样会转,生活亦是如此,没有谁离开谁就活不下去。

每个人治愈失恋的方式都不一样,郭姐的方法是,重新走过当时她和男朋友一起在这个城市走过的路,然后为这段恋爱划个句号。一周后,她回到了公司,开始认真上班。她相信,只要自己认真生活,一定会有一个更珍惜她的人出现。而在这之前,只要努力使自己变得更好就可以。

我想,每个人都会遇到当下觉得过不去的坎,然而你一定要相信:你比想象中更强大,你没有那么脆弱,一切困难都会过去的。

无法否认,每个人都有脆弱的时候,没关系,因为我们也不必一直坚强。人生就是这样,跌跌撞撞,一步一个脚印在前行。人生中的每一步,无论走得有多困难,你都要相信,自己一定能克服。哪怕现在的你,遍体鳞伤,无法走出来,但时间是个良药,只要你自己敢于面对,那些伤心的、难过的,都会过去。

这之后,你会发现,原来自己真的比想象中坚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