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生命从容》摘抄

在茫茫宇宙间,每个人都只有一次生存的机会,都是一个独一无二、不可重复的存在。
名声、财产、知识等等是身外之物,人人都可求而得之,但没有人能够代替你感受人生。
你死之后,没有人能够代替你再活一次。如果你真正意识到了这一点,你就会明白,活在世上,最重要的事就是活出你自己的特色和滋味来。
你的人生是否有意义,衡量的标准不是外在的成功,而是你对人生意义的独特领悟和坚守,从而使你的自我闪放出个性的光华。
卢梭说:“大自然塑造了我,然后把模子打碎了。”这话听起来自负,其实适用于每一个人。可惜的是,多数人忍受不了这个失去了模子的自己,于是又用公共的模子把自己重新塑造一遍,结果彼此变得如此相似。
世上有许多人,你可以说他是随便什么东西,例如是一种职业,一种身份,一个角色,唯独不是他自己。
如果一个人总是按照别人的意见生活,没有自己的独立思考,总是为外在的事务忙碌,没有自己的内心生活,那么,说他不是他自己就一点儿也没有冤枉他。
因为确确实实,从他的头脑到他的心灵,你在其中已经找不到丝毫真正属于他自己的东西了,他只是别人的一个影子和事务的一架机器罢了。
自爱者才能爱人,富裕者才能馈赠。给人以生命欢乐的人,必是自己充满着生命欢乐的人。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既不会是一个可爱的人,也不可能真正爱别人。
他带着对自己的怨恨到别人那里去,就算他是去行善的吧,他的怨恨仍会在他的每一件善行里显露出来,加人以损伤。受惠于一个自怨自艾的人,还有比这更不舒服的事吗?
人与人之间有同情,有仁义,有爱。
所以,世上有克己助人的慈悲和舍己救人的豪侠。
但是,每一个人终究是一个生物学上和心理学上的个体,最切己的痛痒唯有自己能最真切地感知。在这个意义上,对于每一个人来说,他最关心的还是他自己,世上最关心他的也还是他自己。
要别人比他自己更关心他,要别人比关心每人自己更关心他,都是违背作为个体的生物学和心理学特性的。结论是:每个人都应该自立。
人必须有人格上的独立自主。
你诚然不能脱离社会和他人生活,但你不能一味攀援在社会建筑物和他人身上。你要自己在生命的土壤中扎根。你要在人生的大海上抛下自己的锚。
一个人如果把自己仅仅依附于身外的事物,即使是极其美好的事物,顺利时也许看不出他的内在空虚,缺乏根基,一旦起了风浪,例如社会动乱,事业挫折,亲人亡故,失恋,等等,就会一蹶不振乃至精神崩溃。
人仿佛有了两个自我,一个自我到世界上去奋斗,去追求,也许凯旋,也许败归,另一个自我便含着宁静的微笑,把这遍体汗水和血迹的哭着笑着的自我迎回家来,把丰厚的战利品指给他看,连败归者也有一份。
世界无限广阔,诱惑永无止境,然而,属于每一个人的现实可能性终究是有限的。
你不妨对一切可能性保持着开放的心态,因为那是人生魅力的源泉,但同时你也要早一些在世界之海上抛下自己的锚,找到最适合自己的领域。
一个人不论伟大还是平凡,只要他顺应自己的天性,找到了自己真正喜欢做的事,并且一心把自己喜欢做的事做得尽善尽美,他在这世界上就有了牢不可破的家园。
于是,他不但会有足够的勇气去承受外界的压力,而且会有足够的清醒来面对形形色色的机会的诱惑。
一个人应该认清自己的天性,过最适合于他的天性的生活,而对他而言这就是最好的生活。
我的生活中充满了变故,每一变故都留下了深深的刻痕,而我却依然故我。毋宁说,我愈益是我了。
我不相信生活环境的变化能彻底改变一个人,改变的只是外部形态,核心部分是难变的。
人的禀赋各不相同,共同的是,一个位置对于自己是否最合宜,标准不是看社会上有多少人争夺它,眼红它,而应该去问自己的生命和灵魂,看它们是否真正感到快乐。

  托尔斯泰在谈到独处和交往的区别时说:“你要使自己的理性适合整体,适合一
切的源,而不是适合部分,不是适合人群。”说得好。

《愿生命从容》 周国平

  对于一个人来说,独处和交往均属必需。但是,独处更本质,因为在独处时,人是直接面对
世界的整体,面对万物之源的。相反,在交往时,人却只是面对部分,面对过程的片断。人
群聚集之处,只有凡人琐事,过眼烟云,没有上帝和永恒。

1、享受人生而不沉湎,看透人生而不消极

  也许可以说,独处是时间性的,交往是空间性的。

2、因为不知道自己要什么,然后看看别人,他有我没有,就焦虑了。其实一个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人,他要的一定是符合自己性情、秉性的这些东西,这样他才会平静、从容。

  乘飞机,突发奇想:如果在临死前,譬如说这架飞机失事了,我从空中摔落,而这时我看到
了极美的景色,获得了极不寻常的体验,这经历和体验有没有意义呢?由于我不可能把它们
告诉别人,它们对于别人当然没有意义。对于我自己呢?人们一定会说:既然你顷刻间就死
了,这种经历和体验亦随你而毁灭,在世上不留任何痕迹,它们对你也没有意义。可是,同
样的逻辑难道不是适用于我一生中任何时候的经历和体验吗?不对,你过去的经历和体验或
曾诉诸文字,或曾传达给他人,因而已经实现了社会的功能。那么,意义的尺度归根结底是
社会的吗?

3、真正活得精彩的人一定不是急于求成之辈,其共同点是对自己的兴趣和能力有足够的认知,知道自己的路在哪里,因而能够从容地走在这条路上,也从容地享受途中的收获。所以,从容是基本的好,有了它未必精彩,没有它肯定不精彩。

  看破红尘易,忍受孤独难。在长期远离人寰的寂静中,一个人不可能做任何事,包括读书、
写作、思考。甚至包括禅定,因为连禅定也是一种人类活动,惟有在人类的氛围中才能进行
。难怪住在冷清古寺里的老僧要自叹:“怎生教老僧禅定?”

4、人年轻时不容易从容,因为什么都想要,却又不知道真正想要什么,于是内心焦躁,行动忙乱。从躁乱到从容有一个过程,在其中起作用的诚然有阅历的增长,但仅此还不够。有的人阅历倒是增长了,经历了一些挫折,明白不可能什么都想要,却仍不知道自己该要和能要的是什么,结果不是变得从容,而是变得沮丧和消极。真正重要的是,第一知道你应该要什么,人生中什么是重要的、值得争取的,第二知道你能够要什么,做什么事适合于你的性情和禀赋。前者是正确的价值观,后者是准确的自我认识,在我看来,二者是让你的生命从容的关键。

  独特,然后才有沟通。毫无特色的平庸之辈厮混在一起,只有委琐,岂可与语沟通。每人都
展现出自己独特的美,开放出自己的奇花异卉,每人也都欣赏其他一切人的美,人人都是美
的创造者和欣赏者,这样的世界才是赏心悦目的人类家园。

5、所谓真性情,一面是对个性和内在精神价值的看重,另一面是对外在功利的看轻。

  怎样算是替他人着想,有两种截然相反的理解。在一种人看来,这意味着尊重他人的个别性
,不把自己的愿望强加于人,不随意搅扰别人,不使他人为难。在另一种人看来,这意味着
乐于助人,频频向人表示关心,一种异乎寻常的热心肠。两者的差异源于个性和观念的不同
,他们要求于他人的东西也同样是不同的。

6、你说,得活出个样儿来。我说,得活出个味儿来。

  人与人之间应当保持一定距离,这是每个人的自我的必要的生存空间。缺乏自我的人不懂得
这个道理。你因为遭受某种痛苦而独自躲了起来,这时候,往往是这时候,你的门敲响了,
那班同情者络绎不绝地到来,把你连同你的痛苦淹没在同情的吵闹声中了。

7、人不仅仅属于时代。无论时代怎样,没有人必须为了利益而放弃自己的趣味。

  自爱者才能爱人,富裕者才能馈赠。给人以生命欢乐的人,必是自己充满着生命欢乐的人。
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既不会是一个可爱的人,也不可能真正爱别人。他带着对自己的怨恨到
别人那里去,就算他是去行善的吧,他的怨恨仍会在他的每一件善行里显露出来,加人以损
伤。受惠于一个自怨自艾的人,还有比这更不舒服的事吗?

8、卢梭说:“大自然塑造了我,然后把模子打碎了。”这话听起来自负,其实适用于每一个人。可惜的是,多数人忍受不了这个失去了模子的自己,于是又用公共的模子把自己重新塑造了一遍,结果彼此变得如此相似。

  孤独与创造,孰为因果?也许是互为因果。一个疏于交往的人会更多地关注自己的内心世界
,一个人专注于创造也会导致人际关系的疏远。

9、能否和自己做朋友,关键在于有没有一个更高的自我,这个自我以理性的态度关爱着那个在世上奋斗的自我。理性的关爱,这正是友谊的特征。有的人不爱自己,一味自怨,仿佛自己的仇人。有的人爱自己而没有理性,一味自恋,俨然自己的情人。

  在体察别人的心境方面,我们往往都很粗心。人人都有自己的烦恼事,都不由自主地被琐碎
的日常生活推着走,谁有工夫来注意你的心境,注意到了又能替你做什么呢?当心灵的重负
使你的精神濒于崩溃,只要减一分便能得救时,也未必有人动这一举手之劳,因为具备这个
能力的人多半觉得自己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压根儿想不到那一件他轻易能做到的小事竟会决
定你的生死。

10、成熟了,却不世故,依然一颗童心。成功了,却不虚荣,依然一颗平常心。兼此二心者,我称之为慧心。

  心境不能沟通,这是人类生存的基本境遇之一,所以每个人在某个时刻都会觉得自己是被弃
的孤儿。

11、欢乐与欢乐不同,痛苦与痛苦不同,期间的区别远远超过欢乐与痛苦的不同。

  人与人之间有同情,有仁义,有爱。所以,世上有克己助人的慈悲和舍己救人的豪侠。但是
,每一个人终究是一个生物学上和心理学上的个体,最切己的痛痒惟有自己能最真切地感知
。在这个意义上,对于每一个人来说,他最关心的还是他自己,世上最关心他的也还是他自
己。要别人比他自己更关心他,要别人比关心每人自己更关心他,都是违背作为个体的生物
学和心理学本质的。结论是:每个人都应该自立。

12、幸福是一个抽象概念,从来不是一个事实。相反,痛苦和不幸却常常具有事实的坚硬行。

13、幸福是一种一开始人人都自以为能够得到、最后没有一个人敢说已经拥有的东西。

14、对于我来说,人生即事业,除了人生,我别无事业。我的事业就是要穷尽人生的一切可能性。这是一个肯定无望但极有诱惑力的事业。

15、我的野心是要证明一个没有野心的人也能得到所谓成功。不过,我必须立即承认,这只是我即兴想到的一句俏皮话,其实我连这样的野心也没有。

16、做人要讲道德,做事要讲效率。讲道德是为了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讲效率是为了对得起自己的生命。

17、从人性来说,人是精神性的存在,精神能力的发展和实现应该是快乐的最重要的源泉,做自己真正喜欢做的事,在这个过程中感觉到自己的能力在生长,自己的生命价值得到了实现,这是人生的莫大快乐。

18、世界上特立独行的人为什么这么少?原因有二。一是懒惰,因为一个人要对自己负责,真正实现自己,成为一个独特的自己,是必须付出巨大的努力的,许多人怕吃苦,怕麻烦,就宁愿放松自己,做一个平庸的人。二是怯懦,因为在一个大家都平庸的环境里,少数人若仍要追求优秀和独特,就会遭到讥笑、嫉妒甚至迫害,于是为了自保而退缩,违心地随大流。由此可见,是大多数人的懒惰导致了少数人的怯懦。

19、人生的道路分为内外两个方面。外在方面是一个人的外部经历,内在方面是一个人的心路历程。外在方面往往由命运、时代、环境、机遇决定,自己没有多少选择的主动权,在尽力而为之后,不妨顺其自然,而把主要努力投注于自己可以支配的内在方面。

20、人生原本是有缺陷的,在人生中需要妥协。不肯妥协,和自己过不去,其实是一种痴愚,是对人生的无知。

21、在所有的人生模式中,为了未来而牺牲现在是最坏的一种,它把幸福永远向后推延,实际上是取消了幸福。

22、上帝给了他一颗与众不同的灵魂,却又赋予他与普通人一样的对于人间温暖的需要,这正是悲剧性之所在。

23、年轻人结伴走向生活,最多是志同道合。老年人结伴走向死亡,才真正是相依为命。

24、在人的一生中,童年似乎是短暂的。如果只看数字,孩提时期所占的比例确实比成年时期小得多。可是,这似乎短暂的童年其实是人生中最悠长的时光。我们仅在儿时体验过时光的永驻,而到了成年之后,儿时的回忆又将伴随我们的一生。

25、做家长的最高境界是成为孩子的知心朋友。在这一点上,中国的家长相当可怜,一面是孩子的主子、上司,另一面是孩子的奴仆、下属,始终找不到和孩子平等相处的位置。

26、如果把人生譬作长途旅行,那么,现代人搭乘的这趟列车就好像是由工作车厢和娱乐车厢组成的,而他们的惯常生活方式就是在工作车厢里拼命干活和挣钱,然后又在娱乐车厢里拼命享受和把钱花掉,如此交替往复,再没有功夫和心思看一眼车窗外的风景了。

27、无聊生于过程与目的的分离,乃是一种对过程疏远和隔膜的心境。孩子或者像孩子一样单纯的人,目的意识淡薄,沉浸在过程中;过程和目的浑然不分,他们能够随遇而安,即事起兴,不易感到无聊。商人或者像商人一样精明的人,有非常明确实际的目的,以此指导行动,规划过程,目的与过程丝丝相扣。他们能够聚精会神,分秒必争,也不易感到无聊。怕就怕既失去孩子的单纯,又不肯学商人的精明。目的意识强烈却并无明确实际的目的,有所追求但所求不是太飘渺就是太模糊,我只是想要,但不知道究竟想要什么,这种心境是滋生无聊的温床。

28、你不妨对一切可能性保持着开放的心态,因为那是人生魅力的源泉,但同时你也要早一些在世界之海上抛下自己的锚,找到最合适自己的领域。一个人不论伟大还是平凡,只要他顺应自己的天性,找到了自己真正喜欢做的事,并且一心把自己喜欢做的事做得尽善尽美,他在这世界上就有了牢不可破的家园。

29、动物只知盲目地执着于生命,人不应该这样。“如果说整个自然以人为归宿,那么它是想让我们明白:为了使它从动物生活的诅咒中解脱出来,人是必需的;存在在人身上竖起了一面镜子,在这面镜子里,生命不再是无意义的,而是显现在自身的形而上的意义中了。”通过自己的存在来对抗自然的盲目和无意义,来赋予本无意义的自然以一种形而上的意义,这是人的使命,也不妨视为天地生人的目的之所在。否则,人仍是动物,区别仅在于更加有意识地追求动物在盲目地冲动中追求的东西罢了。

30、“恪守几百里外人们便不再当一回事的观点,这未免太小城镇气了。”你跳出来看,就会知道,地理的分界,民族的交战,宗教的倡导,这一切都别有原因,都不是你自己,你降生于这个地方、这个民族、这个宗教传统纯属偶然,为何要让这些对你来说偶然的东西——它们其实就是习俗和舆论——来决定你的人生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