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德拉简介

长相普通,家境贫寒,可先后成为了两个不同国家的第一夫人,而且她的第二任丈夫还是大名鼎鼎的南非国父——曼德拉,这位传奇的女性就是格拉萨·马谢尔。
现代社会对离异的女性总是那么不公平,很多人总是带着有色眼镜看待她们,认为离过婚的女人想再婚,只能找条件差的了。一个带着孩子的单亲妈妈,找对象的时候就更不能挑剔了。今天,格拉萨的故事,就是对他们最好反击。
1945年,格拉萨出生在莫桑比克海边的一家农户,当时莫桑比克还是葡萄牙的殖民地。她半文盲的父亲为了养家糊口,在南非矿山和家中的田地间往返劳作,靠贩卖矿产品和农产品维持家用。
不幸的是,在格拉萨出生前几周她父亲就去世了。但他深知知识的重要性,在去世前夕要妻子保证,要让未出世的孩子接受良好的教育,格拉萨的母亲含着泪答应了。
格拉萨说:“我们家很穷,但我一直接受着最好的教育。”
中学毕业后,她拿着奖学金留学葡萄牙,在里斯本大学获得学士学位,成为了殖民主义时期受过教育并在里斯本大学获得文凭的少有的非洲妇女之一。此外,她还刻苦学习德语、法语、西班牙语和英语,加上莫桑比克的官方语葡萄牙语,她共精通六国语言,并在美国获得了社会学博士学位。
以前,格拉萨拿着奖学金来到首都马普托读高中时,种族隔离和民族歧视盛行,班上40多人全是白人,就她一个黑人,在莫桑比克明明白人才是外来者,而土生土长的她却成了班级里的意外来客。
这种刻骨铭心的经历激励着她为推翻殖民统治而努力,最终她成为了非洲的自由战士,并加入了莫桑比克解放阵线。在为国家的解放而奔走的时候,她遇到了当时的解放运动领导人萨莫拉·马谢尔,两人在战乱纷飞的年代成为恋人。
莫桑比克独立以后,她的丈夫成了该国的第一任总统,她成了第一任总统夫人。此外,博学多才的她还兼任该国的文化和教育部部长。
在莫桑比克,她的影响力丝毫不逊色于丈夫。因为当时莫桑比克是非洲文盲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她用不到两年的时间,就提高了入学率,降低了文盲率。在她任职期的十三年期间,国家的文盲率由90%降到了50%。十年育树,百年育人,她贡献卓著。
婚后,他们相互扶持,相濡以沫,并生有一儿一女。然而,时局动荡的非洲还是给他们带来了不幸。1986年,她丈夫乘出访时坠机去世,至今各种政治谋杀的猜测都没有停止。
失去丈夫的格拉萨几乎处于崩溃的边缘,此后五年她一直身着黑衣来悼念亡夫。直到1991年,在儿子的鼓励下,她才终于重新振作,组建基金会以应对贫困问题,最终成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负责人。
纳尔逊·曼德拉,南非的国父,南非历史上的首位黑人总统。当年因领导反种族隔离运动,被捕入狱27年。在曼德拉入狱期间,格拉萨的丈夫曾设法营救他。当曼德拉在监狱里得知格拉萨丈夫去世的消息后,就写信安慰她。
格拉萨·马谢尔动情地向纳尔逊回信说:“在我黑暗的日子里,你从监狱里射来一束光芒。”
1990年,曼德拉获释,结束了长达27年的监禁生活,但他与第二任妻子的婚姻也走到了近头。他的妻子温妮已有了新的恋情,并拒绝与他保持夫妻关系,并在两人沸沸扬扬的婚变期间公开羞辱他。
心灰意冷的曼德拉,因一次偶然的机会,遇见了格拉萨。格拉萨温柔的性格,稳重的行事让他留下很好的印象。从相识、相知、再到相恋,最后在曼德拉80大寿时,两人结为夫妇,并举办了盛大的婚礼。
一开始格萨拉是拒绝再嫁的,她说:“我属于莫桑比克,我永远都会是萨莫拉·马谢尔的妻子。”曼德拉只能做出让步,而曼德拉的前妻温妮则怒骂格拉萨,说她是个狡猾地玩弄感情的女人,是“小三”。格拉萨是不能容忍别人玷污他们的爱情的,于是她改变了主意,嫁给了曼德拉。
婚后,曼德拉对他人说:“我深爱的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女人。过去我所经历的所有挫折和不幸都算不了什么,因为在我晚年的时候,在格拉萨的爱和扶持之下,我又像一朵花一样绽放了。她就是我的一切。没有她的陪伴我会非常孤独脆弱。”
格拉萨在曼德拉身边细致体贴地陪伴着他,或饭后散步,或闲聊心事。53岁的她使80岁的他重新燃起了生命的活力,让曼德拉度过了一个温馨宁静的晚年。
一个农家女,既没有美貌也没有财富,却凭借着自己的智慧与温柔得到了两位总统的青睐。
有人说学得好不如嫁的好,那么在这里就行不通了,因为她是学的好才能嫁得好。如果她只是个普通的农家姑娘,在战火纷飞的年代,恐怕她连总统的面都见不到。
可她不是普通的农家女,学识渊博,精通多国语言,在事业上也有自己的一番建树。先是她自己发光发亮,才让人总统对她刮目相看。
低调的她曾经说过:“爱上我的并不是两位领袖,而是两个真实的人。能够与两个这样出色的男人共享人生,是我的荣幸。”
有这样的见识和风度,不让总统动心都难。

南非总统曼德拉

美国《纽约时报》6日发表题为《解放者曼德拉:从囚徒到总统》的署名评论文章,简述了曼德拉富有传奇色彩的一生。

文章称,曼德拉是把南非从白人少数统治下解放出来的领导者、南非第一位黑人总统、尊严与克制的国际象征。

人们最常问的有关曼德拉的一个问题是:在白人有组织地凌辱了他的人民、虐待和谋杀了他的许多朋友,并将他囚禁狱中长达27年后,他如何能如此明确地不怀怨恨。

曼德拉之所以毫无怨恨,至少部分原因在于,他在革命家和道义异见者中属于极其罕见的那种:他是一个能力卓越的政治家,愿意在政治上做出让步,不喜欢教条主义。

除了年轻时曾短暂地主张过黑人民族主义外,曼德拉似乎真诚地超越了撕裂南非的种族激情。曾与他共过事的一些人说,这种显而易见的宽宏大度对他来得非常自然,因为他一直把自己看作优于迫害他的人。

一个“闹事分子”的崛起

曼德拉似乎从来没有怀疑过他与任何人都平等的地位。这与许多南非黑人不同,他们的信心被官方世代宣称的白人优越论所摧毁。与曼德拉囚禁在同一监狱、属于他身边圈子的艾哈迈德?卡特拉达说:“关于曼德拉,你要记住的第一点是,他来自一个王族家庭。这总是给了他一种力量。”

图片 1

曼德拉一生中都与腾布部落王族家庭保持了密切关系,这个部落构成重要的特兰斯凯地区的一个人口众多、具有影响力的选区。他在那里的背景赋予了他对南非部落政治的有益洞察力。

最重要的是,这种背景帮助他处理人口众多的祖鲁族内部致命的分裂。这一分裂的根源在于非国大与因卡塔自由党(Inkatha
Freedom
party)之间的权力斗争。虽然许多非国大领导人妖魔化了因卡塔领导人曼戈苏图?布特莱齐,曼德拉还是把他纳入新的团结政府,并最终平息了暴力。

曼德拉在一次采访中解释说,维持祖鲁民族和平的秘诀其实很简单:布特莱齐是在祖鲁王室中长大的,但他是个侄子,不在直接继承人之列,这使得他对自己的地位有着深痛的不安全感。解决办法就是去爱他,直到他接受你。

在卫理教会传教士学校和海尔堡大学(the University College of Fort
Hare),曼德拉的视野开始拓宽。海尔堡大学当时是南非唯一的黑人住宿学院。曼德拉在后来的一次采访中说,他进大学时仍视自己首先为科萨人,毕业的时候他则具备了更广阔的非洲视野。

虽然从未完成法律学位,但是曼德拉与坦博开设了南非第一家黑人律师事务所。

不耐烦非国大长者的看似无能,曼德拉、塔博、西苏鲁和其他不安分的激进者组织了非国大青年团。他们发表了一份宣言,其泛非洲民族主义之强烈,令他们的一些非黑人同情者感到不舒服。

由于坚信黑人应该自己解放自己,他加入朋友的行列。还有一段时间,他坚持非国大与印度人以及混种人的政治运动保持距离。

“这是那时候年轻人中通行的做法”,西苏鲁多年后说。但他说,曼德拉从来不是“一个极端民族主义者”,也不是任何一种教条的空想家。他是个行动者。

他也已经是一位大胆的自信者。

1960年,警察在一个名叫夏普维尔的小镇枪杀了69名和平抗议者,将非暴力解放运动的耐心推至极限。一年后,曼德拉领导非国大走上了武装反叛的新道路。

对曼德拉来说,这是个突然的转变,因为不久前他刚宣布,非暴力是非国大不可违背的一项原则。他后来解释说,我们不是出于道义原则、而是出于战略才发誓不以牙还牙;使用一个无效的武器没有任何道义原则可言。”

以切?格瓦拉的《游击战》为课本,曼德拉成为解放军的首位司令。这支军队的人马杂七杂八,但却有一个显赫的名字:“民族之矛”。

南非统治者决意要让曼德拉及其同志们失去战斗力。1956年,当局以叛国罪指控逮捕了他和另外几十名异见者。但是由于检方的失误,曼德拉被判无罪。之后他转入地下。政府再次抓获了他,指控他煽动罢工以及没有护照而试图出国。庭审的第一天,他穿着科萨人传统的豹皮斗篷进入法庭,意在显示他是一个踏入白人辖区的非洲人。曼德拉的传奇从此得以一步成形。

那次审判的结果是,他获刑三年,但这只是主要事件的前奏。接下来,曼德拉和另外八名非国大领导人被指控破坏并策划推翻国家,两项指控均为死罪。这次审判被称为瑞佛尼亚审判,瑞佛尼亚是被告人策划行动的农庄名字,当局在那里找到了大量罪证文件,其中许多为曼德拉手书,概述暴力推翻种族隔离政权的理由与行动方案。

被告人明确知道他们将被定罪,在曼德拉的建议下,他们把庭审变成了一场道义戏剧,在世界舆论法庭上为自己辩白。他们承认组织了一支解放军,从事了破坏活动,他们试图为这些行动提供政治依据。在他们之间他们达成一致,即使被判绞刑,出于原则,他们将拒绝上诉。

图片 2

曼德拉镣铐加身,被押上一艘通往罗宾岛监狱的渡轮时,他44岁,他获得释放时,将已是71岁的老人。

在那个动荡的时代,监狱生活在某些方面反而不如外面的生活那样艰难。对曼德拉以及许多黑人解放运动的领导人来说,罗宾岛是一座大学。他们在采石场的砸石声中悄声对话,在牢房之间传递密密麻麻地写在纸条上的辩论,这些犯人们讨论的话题无所不及,从马克思主义到割包皮。

曼德拉学会了白人统治者使用的南非荷兰语,还督促其他狱友也来学。

他磨练了自己作为领导者、谈判者和劝导者的技能。不仅在犯人不同的派系当中,而且在一些白人狱官眼里,他的魅力和他铁一般的意志都不可抗拒。他说监狱经历教会了他当总统所需要的战术和战略。

几乎从刚到监狱的那一刻起,他就成了某种带头人。

曼德拉说,他认为在自己的非种族视野的形成过程中,监狱经历是一个主要因素。他说,监狱让他接触到有同情心的白人看守,他们为他偷偷带来报纸和额外的给养;也让他接触到南非国民政府内的温和人士,他们主动来找曼德拉希望展开对话;这些都弱化了他任何报仇的愿望。最重要的是,监狱把他培养成了一位谈判大师。

与白人政府开始谈判的决定是曼德拉一生中最重大的事件之一,他没有与他的同志们商量就一人作了主,因为他知道会遭到他们的反对。

他回忆说:“我的同志们没有象我那样与到这里来的政府要人、法官、司法部长、监狱总监接触过,我也是经过了一个过程才克服了对他们的偏见。所以我决定生米做成熟饭后再告诉我的同志们。”

曼德拉先是向司法部长科比?库切示好,又拜会了波塔总统,之后,他于1986年开始了持续多年的关于南非未来的谈判。令人称奇的是,他们在接触中极少有怨恨,而是相互表示尊重。后来,当曼德拉成为总统后,他总是很高兴地向来访者显示波塔总统亲自给他倒茶的地方。

曼德拉要求政府释放沃尔特?西苏鲁以及其他瑞佛尼亚审判的被告人,作为政府良好意愿的展示。波塔的继任德克勒克总统照办了。

获释回到一个变了的世界

1990年2月,曼德拉在妻子的陪同下走出监狱,回到了已变得陌生的世界,而这个世界对他则了解得更少。非国大内部产生了分裂,出现了几个派系。接下来的四年里,曼德拉从事了艰苦的谈判,不仅与白人政府谈判,而且还要与自己的那些相互不和的盟友们谈判。

不过他首先在世界各地巡回访问了一圈,包括对美国八个城市的访问,访问从纽约开始,他乘坐的车队驶过时,受到狂热人群的欢迎。

曼德拉在监狱受折磨期间,南非兴起了旨在使国家无法治理的公民不服从运动,它最积极的参与者不是别人,正是温妮?曼德拉。

丈夫被关进监狱时,曼德拉夫妇已经有了两个女儿,但很少有时间享受家庭生活。在他们婚姻的大部分时间,他们都是通过监狱探视间厚厚的玻璃隔墙见面。在他被关押的21年期间,他们从未触摸过对方。

然而,她是曼德拉对世界说话的一个喇叭,是他了解朋友和同志的信息的来源。她通过走访她的记者诠释他的观点。她受到了警察的折磨和关押,她和两个孩子被流放到一个荒凉偏僻的黑人小镇布兰特福德。在那里,她不放过任何一个挑战施害者的机会。

之后,曼德拉与莫桑比克前总统的遗孀、人道主义活动人士格拉萨?马谢尔在公众瞩目下恋爱。他们在曼德拉80岁生日时结婚。他身后的家人除格拉萨外,还有温妮?曼德拉的两个女儿岑娜妮和珍德兹斯瓦,第一个妻子生的女儿玛卡兹维,17个孙子辈后代和14个曾孙辈后代。

曼德拉获释两年后,黑人领导者与白人领导者在约翰内斯堡郊外的一个会议中心举行谈判。这些谈判导致了白人统治的结束,虽然过程并非完全顺利。谈判场外,南非的黑人极端分子和白人极端分子都使用了暴力,试图让谈判结果对自己一方更有利。曼德拉和白人总统德克勒克通过争论和策略,完成了一场和平的权力过渡。

图片 3

德克勒克是一个高傲、不随和、烟不离手的实用主义者,曼德拉从来没能喜欢他,也不完全信任他,但在与德克勒克的关系中,他明白双方的共同需要。谈判进行了两年后,两人分享了诺贝尔和平奖,1993年他们在奥斯陆共同出席领奖仪式,也未免被愤怒和揭短行为所玷污。曼德拉成为总统、德克勒克成为副总统一年后,曼德拉在一次谈话中说,他仍然怀疑德克勒克与谋杀了无数黑人的警察和军队,也就是所谓的“第三势力”有串通,该流氓势力反对黑人统治。

作为总统,曼德拉立下了不拘一格、多种族和睦的风格。他大部分时候住在约翰内斯堡一座简朴的房子里,他每天自己整理床铺。来访的外国政要在他家做客时,他喜欢请他们与服侍茶水的女侍握手。

然而,他与富有的资本家、矿业大亨、零售商、发展商的关系也很随便,甚至粗心大意,他觉得这些人的继续投资对南非经济来说至关重要。

与此同时,他坚持认为,黑人多数派不应该指望马上得到物质上的满足。他曾在某个场合告诉工会领导人要“勒紧裤带”,接受低薪,以便吸引投资。第二天接受采访时,他对自己无耐心盟友们表示惊讶,他说,“我们必须从抵抗运动状态过渡到建设状态。”
曼德拉展示了他大姿态和解的天才。不过,他的有些尝试,比如组织非国大知名女士与种族隔离时期白人官员的妻子们举行茶叙,则相当尴尬。

曼德拉打造了让南非人获得自由这一奇迹,也许再期望他创造出广泛繁荣的奇迹,恐怕过求了。他任期期间制定的住房、教育与就业等目标本来就不高,但他只取得了不大的进展。

作为一位前总统,曼德拉利用自己的魅力,支持非洲大陆的一系列事业,在几场战争中参与和谈,协助他的妻子格拉萨为儿童救助组织募捐。

2007年曼德拉接受一位记者的采访时,他的助手们已经就他的后事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包括他将被安葬在哪里,以及应该如何举办纪念活动等。曼德拉坚持把他的安葬事宜交给他的遗孀,而且尽量从简。但他的追随者却另有打算。

纳尔逊罗利赫拉赫拉曼德拉1918年7月18日出生于南非特兰斯凯,先后获南非大学文学士和威特沃特斯兰德大学律师资格。曾任非国大青年联盟全国书记、主席。于1994年至1999年间任南非总统,是首位黑人总统,被尊称为南非国父。
在任职总统前,曼德拉是积极的反种族隔离人士,同时也是非洲国民大会的武装组织民族之矛的领袖。当他领导反种族隔离运动时,南非法院以密谋推翻政府等罪名将他定罪。依据判决,曼德拉在牢中服刑了27年。1990年出狱后,转而支持调解与协商,并在推动多元族群民主的过渡期挺身领导南非。自种族隔离制度终结以来,曼德拉受到了来自各界的赞许,包括从前的反对者。
曼德拉在40年来获得了超过一百项奖项,其中最显着的便是1993年的诺贝尔和平奖。2004年,其被选为最伟大的南非人。
2013年12月6日,曼德拉在约翰内斯堡住所去世,享年95岁。南非为曼德拉举行国葬,全国降半旗。
生平简介 早年曼德拉
曼德拉是家族中唯一上过学的成员,小学启蒙教师给他取名纳尔逊。当曼德拉9岁的时候,他父亲死于肺结核。部落中的摄政王成为他的监护人,曼德拉于是就到离开父亲王宫不远的韦斯里安教会学校上课。按照腾布的习惯,他从16岁开始受业。曼德拉用了2年完成了惯常需要3年完成的初中学业。因为父亲的地位,他被指定为王朝的继任者。
曼德拉在福特哈尔大学上学时,遇到了一生的好朋友、好同事奥利弗坦波。并在曼德拉大学生涯第一年中,他卷入了学生会抵制学校不合理政策的活动。他被勒令退学,并被告知除非接受学生会的选举结果,不然不能再回到学校。此后,曼德拉在监狱时才获得了伦敦大学的函授法学学位。
离开福特哈尔不久,曼德拉就安排和腾布家族的继承人一起结婚。但他选择逃避,离开了家乡来到了约翰内斯堡。刚到约翰内斯堡后,他就在煤矿坑找到了一份保安的工作。不过,当矿场老板发现曼德拉是逃亡的贵族后就迅速解雇了他。曼德拉随后在约翰内斯堡的一家律师事务所找到了文书工作,在此期间于南非大学通过函授修完了他的学士学位,此后,他开始在约翰内斯堡金山大学学习法律。曼德拉在金山大学读书期间住在位于约翰内斯堡北部的亚力克山德拉镇,并遇到了他此后反种族隔离时的同事乔斯洛沃、哈里斯沃兹以及鲁斯福斯特。
曼德拉投身政治 1944年参加主张非暴力斗争的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
1948年,由布尔人当政的南非国民党取得了大选的胜利,由于这个党派支持种族隔离政策,曼德拉开始积极地投身政治,他在1952年的非国大反抗运动和1955年的人民议会中起到了领导作用,这些运动的基础就是自由宪章。与此同时,曼德拉和他的律师所同事奥利弗坦波开设了曼德拉坦波律师事务所,为请不起辩护律师的黑人提供免费或者低价的法律咨询服务,并先后任非国大执委、德兰士瓦省主席、全国副主席。1952年年底,他成功地组织并领导了蔑视不公正法令运动,赢得了全体黑人的尊敬。为此,南非当局曾两次发出不准他参加公众集会的禁令。
1958年9月2日,亨德里克弗伦施维沃尔德出任南非首相,其于执政期间出台了班图斯坦法,此举将1000余万非洲黑人仅仅限制在12.5%的南非国土中,并且同时在国内实行强化通行证制度,此举激化了南非黑人与白人的冲突,最终导致了沙佩韦尔惨案的发生。
1960年3月21日,南非军警在沙佩维尔向正在进行示威游行的五千名抗议示威者射击,惨案共导致了69人死亡,180人受伤,曼德拉也因此被捕入狱,但是最后通过在法庭辩论上为自己的辩护,而无罪释放。
1961年,他领导罢工运动,抗议和抵制白人种族主义者成立的南非共和国;此后转入地下武装斗争。曼德拉创建了非国大军事组织:民族之矛并任总司令。他曾秘密赴国外访问,并出席在亚的斯亚贝巴召开的反非自由运动大会,呼吁对南非实行经济制裁。
曼德拉被捕入狱
1962年8月,在美国中情局的帮助之下,曼德拉被南非种族隔离政权逮捕入狱,当时政府以煽动罪和非法越境罪判处曼德拉5年监禁,自此,曼德拉开始了他长达27年的监狱生涯。
1962年10月15日,曼德拉被关押到比勒陀利亚地方监狱。在那里,曼德拉为了争取自身利益而遭到单独关押,关押时间一日长达23小时,每天只有上午和下午各半个小时的活动时间。在单独关押室中没有自然光线,没有任何书写物品,一切与外部隔绝。最终,曼德拉放弃了自己的一些权利,他希望能够与他人交流。
1964年6月,南非政府以企图以暴力推翻政府罪判处正在服刑的曼德拉终生监禁,当年他被转移到罗本岛上。罗本岛是1960年代中期到1991年那段时间内南非最大的秘密监狱,岛上曾关押过大批黑人政治犯。曼德拉在罗本岛的狱室只有4.5平方米,在这里他受到了非人的待遇。罗本岛上的囚犯被狱卒们逼迫到岛上的采石场做苦工。在岛上,曼德拉希望监狱方面同意他在监狱的院子里开辟出一块菜园,监狱方面多次拒绝,但是最终还是同意了曼德拉的要求。在岛上,曼德拉依然坚持着身体锻炼,例如在牢房中跑步,做俯卧撑进行锻炼。
1982年,曼德拉离开了罗本岛,他被转移到波尔斯摩尔监狱。自此,曼德拉结束了自己在罗本岛长达18年的囚禁。他在这里也开辟了一片菜园,并且种了将近900株植物。
1984年5月,官方允许曼德拉与其夫人进行接触性探视,当他的夫人听到这个消息时认为曼德拉可能生病了,当两人进行探视时,他们互相拥抱在一起,曼德拉说:这么多年以来,这是我第一次吻抱我的妻子。算起来,我已经有21年没有碰过我夫人的手了。
曼德拉重获自由
南非在实行种族隔离后期那段时间内,受到了国际社会的严厉制裁,这一切最终导致南非于1990年解除隔离,实现民族和解。
1990年2月10日,南非总统德克勒克宣布无条件释放曼德拉,1990年2月11日,在监狱中度过了27年的曼德拉终于重获自由。出狱当日,他前往了索韦托足球场,向12万人发表了他着名的出狱演说。[5]1990年3月,他被非国大全国执委任命为副主席、代行主席职务。
曼德拉担任总统
1994年4月,非国大在南非首次不分种族的大选中获胜。5月9日,在南非首次的多种族大选结果揭晓后,曼德拉成为南非历史上首位黑人总统。
1997年12月,曼德拉辞去非国大主席一职,并表示不再参加1999年6月的总统竞选。[5]
1999年3月12日,被欧洲着名学府莱顿大学授予荣誉博士学位。5月,曼德拉总统应邀访华,他是首位访华的南非国家元首。6月正式去职。
曼德拉离开
2013年3月南非前总统纳尔逊曼德拉由于肺部感染复发,于27日午夜再次入院接受治疗,这是自2012年12月以来,曼德拉第三次入院,也是他在3月份的第二次住院。在西方的复活节到来的时刻,南非人民纷纷前往教堂,为曼德拉祈福。
2013年6月8日,曼德拉因肺部感染复发被送往比勒陀利亚医院治疗。年6月12日,曼德拉孙子曼迪拉发布声明称曼德拉的病情已出现好转,曼迪拉向南非和全世界为曼德拉送上祝福的人表示感谢。6月23日,曼德拉病情开始恶化。医疗小组汇报说,在过去24小时里,曼德拉的病情危急。
2013年9月1日,南非总统府称,前总统曼德拉已经离开医院,回到位于约翰内斯堡的家中继续接受重症监护,但其病情仍然非常严重,健康状况有时也不稳定。
2013年12月6日,曼德拉在约翰内斯堡住所去世,享年95岁。南非为曼德拉举行国葬,全国降半旗。
家庭成员
曼德拉的生命中留下了三个女人的痕迹。她们分别是:初恋情人伊夫琳、黑人母亲温妮和晚年知己格拉萨。
曼德拉一共有六个孩子,两男四女。
他与其首任夫人共生下两男两女,不过大女儿在出生后就夭折了。曼德拉的大儿子马迪巴桑贝基勒于1969年死于车祸,而他的二儿子马克贾托曼德拉于2005年的1月6日死于爱滋病。
曼德拉与他的第二任妻子温妮生有两个女儿。 代表作品
《走向自由之路不会平坦》、《斗争就是生活》、《争取世界自由宣言》、自传《自由路漫漫》。
获得荣誉
1983年和1985年,曼德拉曾先后荣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的西蒙博利瓦国际奖和第三世界社会经济研究基金会颁发的第三世界奖。1988年:曼德拉荣获由欧洲议会颁发的萨哈罗夫奖,以表彰他为扞卫人权所做的贡献。
199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曼德拉乌弗埃-博瓦尼争取和平奖。
1992年10月首次访华,5日被北京大学授予名誉法学博士学位。
1993年10月,诺贝尔和平委员会授予他诺贝尔和平奖,以表彰他为废除南非种族歧视政策所作出的贡献。
同年,他还与当时的南非总统德克勒克一起被授予美国费城自由勋章。
1998年9月曼德拉访美,获美国国会金奖,成为第一个获得美国这一最高奖项的非洲人。
2000年8月被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授予卡马勋章,以表彰他在领导南非人民争取自由的长期斗争中,在实现新旧南非的和平过渡阶段,以及担任南共体主席期间做出的杰出贡献。
2004年3月底,高6米的曼德拉雕像在约翰内斯堡桑敦商务中心广场落成,此广场也更名为曼德拉广场2005年4月曼德拉夫妇获得由世界各地数百万儿童选举产生的全球之友奖。
对曼德拉的评价
为了推翻南非白人种族主义统治,曼德拉进行了长达50年艰苦卓绝的斗争,铁窗面壁28年。最终,从阶下囚一跃成为南非第一任黑人总统,为新南非开创了一个民主统一的局面。南非终身名誉总统。因脸上常带有笑容,被南非人民称之为微笑大使。
纳尔逊曼德拉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非洲乃至世界政坛上一颗最耀眼的和平主义者。他领导的非国大在结束南非种族主义的斗争中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1994年4月新南非诞生,标志着非洲大陆反帝、反殖、反对种族隔离的政治解放任务胜利完成。最终当选为南非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享有崇高的声誉,被誉为全球总统

即使在狱中,曼德拉也多次成为全球焦点,他的号召力和影响力遍及全世界,全球53个国家的2000名市长为曼德拉的获释而签名请愿;英国78名议员发表联合声明,50多个城市市长在伦敦盛装游行,要求英国首相向南非施加压力,恢复曼德拉自由。
曼德拉是一个标志,他代表了历经千辛万苦、南非人民用生命作为代价所换来的政治转型。对于这个国家而言,他扮演了国父的角色。

图片 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