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朴树写了一首歌,跟张亚东、高晓松有关

01 前段时间,一张王祖贤和好友吃饭的照片被放在了网上。
她当天并没有刻意打扮,放松地坐在桌子前,一边夹菜一边和朋友聊天,状态很是放松自在。
网友看了照片后,无一不是高声惊呼:你怎么老成这个样子。
照片发到网上,没想到瞬间上了热搜。
网上的评论都在感叹美人迟暮,有人惋惜地说道:怀念王祖贤年轻的时候,宛若女神。
还有人留言十分毒辣,甚至有人说:当年的聂小倩升级成了黑山老妖。
其实,从这张照片上可以看出王祖贤真的轻松自在,和友人谈笑风生。
这个样子难道不就是我们平时的生活吗?
美剧《老友记》深受大家的喜爱,虽然年代久远,可是这部剧带给了无数人美好的回忆。
随着时间的流逝,因为经典经久不衰,无数新一代的人也迷上了《老友记》。
有人在现实生活中遇到了电视剧饰演乔伊的演员马特,但是时光荏苒,马特已经不再年轻。
经历过病痛,结婚,生子,离婚,变老等一系列的人生变故后,他早已经变得白发苍苍,身材走形。
年轻的粉丝看到他后,惊呼:你是不是乔伊的父亲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凡是有明星状态不好,就会收到一句:你怎么老成这样。
仿佛变老已经变成一种过错。 02 当年红极一时的窦唯曾经是一代男神。
高晓松谈起窦唯说:那时候我们永远只能给他们开场,窦唯一上来,全场就炸了。
曾经的窦唯走上舞台,万人空巷,全靠无与伦比的才华。
他不仅拥有无与伦比的才华,还和天后王菲结了婚。
但是多年后的如今,曾经有人偷拍到了他的图片。却是被媒体抨击,离开王菲后生活失意。
甚至有人说他:一点也不体面。
当时的标题是:《王菲前夫坐地铁发福照曝光,网友惊呼:岁月是把杀猪刀》!
人到中年的窦唯与年轻时的英俊,意气风发,的确相去甚远。
被媒体渲染为一个落魄的油腻的中年男人,甚至还被扣上了不体面的中年男人的标签。
面对媒体的炮轰和网游的质疑,窦唯只淡淡说了一句话: 清浊自甚,神灵明鉴。
03 在《情人》一书中,杜拉斯在一开篇就写到:
我已经老了,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一个男人向我走来,他主动介绍自己,他对我说:我认识你,我永远记得你。
老,看起来是上天对年轻、美丽的一种惩罚,实则是对人生另一种层面的馈赠。
任何年龄段的人,都有他在那个年龄阶段,所呈现出来的无法复刻的美。
朴树曾经被媒体成为穷困潦倒的人,人人都有一个疑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但是朴树在《鲁豫有约》中则说:现在我的生活特优越,而且我从没想过我要更优越的生活。
朴树所说的优越,没有豪车,没有豪宅,骑一个小自行车满大街晃悠。
这和很多人定义的体面、富有有些差距。
但是朴树却说:我不怕老,我怕失去勇气。
窦唯和朴树的落魄的中年男人与穷困潦倒并不是真的老,而是精神上的富有,精神富饶,是另一种富有。人人都想得到,却不是人人能得到。
林清玄有句话说得好:三流的化妆是脸上的化妆,二流的化妆是精神的化妆,一流的化妆是生命的化妆。
正如苏菲玛索所说:
人的外貌会随著时间改变,我们也没必要太惊慌。学会在光阴流逝中找到与自然的平衡点。
老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愿所有人都可以找到与自然的平衡点。

作者 | 小左

朴树终于回来了。

「轻松一下,windows98……」

继大热的《平凡之路》后,朴树近日又为电影《刺客聂隐娘》演唱了主题曲《在木星》。缅怀完自己的「平凡」十年后,他终于坚定地告诉我们「君已归来」。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这首歌?

《在木星》单曲封面

这首当时是windows98进入中国推广曲的歌,是朴树第一张专辑的第一首歌。

朴树的复出也让人联想起同样沉寂多年的窦唯。我们不禁想问一问,这两位「消失」多年的音乐人,为何总是让人念念不忘?

《乐队的夏天》中,90后乐队盘尼西林改编了朴树发行于1999年的歌曲。

窦唯录制《武侠》主题曲

台下的张亚东哭了,几乎在摄像机前无法自持,哭得泣不成声。

他们的影响力有多大?

窦唯可说是中国摇滚的老前辈,早在黑豹时期,他们的首张专辑销量便高达惊人的150万,由他创作的《无地自容》也是黑豹迄今为止传唱度最高的歌曲。单飞后窦唯于94年发行了《黑梦》,不仅销量达63万(同年张学友《饿狼传说》约120万),在音乐形式上也给中国摇滚乐迷带来了空前的震撼。直到二十多年后的今天,窦唯还保持着旺盛的创造力。在这个各种「教父」来了又走的浮躁年代,只有他和崔健虽与世无争,但地位无人可撼。

「魔岩三杰」时期可说是中国摇滚影响力的巅峰

朴树于99年推出首张专辑《我去2000年》,当年销量便超 30
万。2003再版的销量更达百万(同年《叶惠美》约150万)。如果说窦唯是「业界传奇」,朴树则是一个时代的青春回忆。他的音乐展现出了难得的单纯和诚恳——「即使全世界都变得丧心病狂,全世界都去抢银行,我也不会像他们一样,一如既往。」——当朴树在演唱会上说出这句话时,我们是相信的,是感动的。然后待到《平凡之路》一出来,整个80后都湿了。

朴树担任李志的2015跨年演唱会嘉宾

图片 1

他们塑造了怎样的形象?

年轻时的窦唯一看就是个摇滚明星,不仅仅是外形,他的个人气质也是无可比拟的。但从《黑梦》开始,他的形象和音乐便愈加内敛、自省,甚至不食人间烟火(「新京报事件」大概是他最后一次向公众表达自己的情绪)。但无可否认,他的音乐表达形式也越来越多元化,艺术成就也相对更高。

窦唯

窦唯在「94中国摇滚新势力 香港红磡演唱会」

朴树与他的音乐则是一出场便以忧郁与伤感迷倒了几乎所有文艺青年(那时这还不是个贬义词)。朴树的作品其实不算多,但他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十分强大——首专《我去2000年》既有传唱至今的《那些花儿》,积极乐观的《在希望的田野上》,叛逆的《别,千万别》,也有《旅途》这种千帆过尽的人生感悟。个人才华毋庸置疑。

话说有点像长发版的马国明

这是一个50岁男人的眼泪。

他们的音乐受谁影响?

流行摇滚、哥特、氛围音乐、实验音乐、金属硬核等等等等,窦唯所能驾驭的音乐风格类型相信国内已经无人能出其右了。可能连窦唯自己也说不清自己吸收/创造了多少种曲风,只能说在早期,窦唯非常喜欢哥特摇滚的教父级乐队Bauhaus,对这种内敛、冰冷、阴暗的音乐很有共鸣,而这也直接影响了《黑梦》的风格。

窦唯个人专辑《黑梦》的封面

《黑梦》概念照

相比起音乐性,朴树的才华更主要地体现在了他歌词所表达的态度以及整体的气质上,更侧重文学性。音乐上,朴树刚出道就被张亚东承包了几乎所有音乐制作,两人相互的影响比如电子音色的使用也是随处可见。

电影《后会无期》片尾曲《平凡之路》的歌词

见过了那么多风浪,却还是会在某一刻让坚硬的外壳全面崩溃。

他们为什么要远离公众?

外界对窦唯和朴树性格的看法几乎是一致的:不善表达。也正因为这样,他们与这个八卦的世界格格不入,最后只能选择逃离。

当时媒体只要提到窦唯,总会冠以「王菲前夫」的字眼,只会说他「穷困潦倒」,完全不会提及他的音乐。2006年5月,《新京报》的两篇负面报道成了压倒窦唯理智的「最后一根稻草」——窦唯上门理论未果后,一怒之下烧了该报记者的车。虽然最后窦唯获无罪释放,但也从此离开了公众的视线,不再发声。

新京报事件

面对媒体,窦唯总会变得很烦躁

朴树则说,《我去2000年》里头的歌其实大多属于「强赋新词」,因为这些创作灵感大多源于他自己的想象,并没有真正发生在他身上。事实上朴树父母均是北大教授,所以他从小就生活在一个充满呵护的「围墙」之内,人情世故生活自理能力几乎为零。而专辑的成功一下把他推向了一个真实而残酷的世界,音乐则从爱好变成了职业。后来,朴树的抑郁症加重,只能离开静养。

朴树一直对舞台表演无所适从

这首歌出生于1999年,那时21世纪还未到来,那时电脑、网络都是新鲜事物,那时候朴树写了这首歌,张亚东制作,高晓松也参与其中。

这些年他们过得还好吗?

人人都说窦唯成仙,但窦唯一直在正常地生活。除了骑骑自行车,到后海发发呆,约朋友踢踢球等个人消遣之外,他的音乐也一直都在——助阵莫西子诗的专辑并合作《天宫图》、集结了一家三代父亲窦绍儒女儿窦靖童创作《潸何吊》,替电影配乐…窦唯活得一点也不「颓」。

窦唯和朋友在玩沙滩足球

窦唯为周迅的电影《李米的猜想》制作音乐

朴树则是货真价实的隐居,几乎每天待在京郊的家里看书养狗,九点多就睡觉,十年如一日。但朴树的朋友们总惦记着他——伯乐兼好友张亚东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探望并「诱惑」他要不要考虑发新砖。但也急不来,他的状态确实有待改善。

平淡的日子里,妻子吴晓敏是朴树最大的后援

那个年代最耀眼的天才们写到:

这个世界还会好吗?

窦唯最近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就是早前地铁被拍到的「落魄」形象了,旁人笑我太疯癫?窦唯说,「清浊自甚,神灵明鉴」。偶尔他的豆瓣小站上也会冒出一句「4月发新专~」,可爱得不得了。

头顶长出瓜

朴树也终于熬过来了。现在的他,会在《树与花》演唱会时与歌迷互动,也会在担任李志演唱会的神秘嘉宾时大方聊起过去。《平凡之路》和《在木星》的广受好评想必也会让他愈发受到鼓舞吧。

张开怀抱的朴树,傻子才悲伤

十年间,时代或许已经改变,音乐实体也在逐渐消失。巨轮之下,所幸我们还有窦唯和朴树。接下来,窦唯已经确定会在8月底的东海音乐节演出,朴树的「好好地」个人演唱会也已经提上日程。

2015东海音乐节海报

朴树「好好地」演唱会海报

衷心祝愿二位吃好喝好,好好地。

是的我看见到处是阳光

快乐在城市上空飘扬

新世界来得象梦一样

让我暖洋洋

……

明天一早

我猜阳光会好

我要把自己打扫

把破旧的全部卖掉

哦这样多好

快来把奔腾电脑

就让它们代替我来思考

穿新衣吧剪新发型呀

轻松一下WINDOWS98

打扮漂亮

18岁是天堂

我们的生活甜得象糖

穿新衣吧剪新发型呀

轻松一下WINDOWS98

以后的路不再会有痛苦

我们的未来该有多酷

图片 2

那时年轻的他们,在最好的年纪,连烦恼都轻盈,他们畅想未来的到来会解决一切,自己的人生一路向前飞驰。

他们或许谁也没想到,50岁的自己,会对着一首老歌流泪。

年轻真好,

总以为困难会比快乐少。

18岁张亚东加入大同市矿务局。1991年,他决定离开稳定的工作,只身去到北京,成为了一名北漂。

来到北京后,他亲眼见证了中国摇滚乐最狂热,最才华横溢天才频出的日子。

那也是校园民谣最光辉的日子。高晓松和老狼在各大颁奖礼上凭借《同桌的你》大杀四方,风头正盛。

1994年,朴树从首都师范大学英语系退学,开始写歌,唱歌。

那些怀有最炽热梦想的年轻人们,聚在了一起。

图片 3

那个时候风头正劲的年轻人里面,一定有一个名字是朴树,一个是张亚东。

1996年,27岁的张亚东监制天后王菲的专辑《浮躁》。

这张专辑在当时销量极其一般,但是却被人在往后的20几年间奉为神作。

当年王菲借此登上《时代周刊》,风头无两。

评论说到:这是我见过最有灵气的王菲,往后的她再流光溢彩
,也无法掩盖1996年她的朴素动人。

图片 4

灵动的王菲背后,有张亚东。

1997年,他担任许巍的制作人,共同完成了那张流传了一个时代的《在别处》。

图片 5

许巍在别处专辑图

在21世纪来临前,他们所处的人群中,才华横溢的人一个个冒头,成为冉冉升起的明星。

他们是走在浪潮前的的新新人类,他们思考,迷茫,狂欢,更多的是对未来的踌躇满志。

那时的朴树也是如此。

他被高晓松称为天才,创作音乐在他来说如此简单,轻快。

那时候高晓松要帮朴树制作一张专辑。但是专辑的制作周期越来越长,因为朴树总是在推翻旧的创作,时不时就会拿出一首新歌,听得高晓松泪流满面。

后来高晓松将朴树交给了张亚东。

那时候他们总是会在忙碌完之后,摊开桌子,摆满饭菜和酒,拿起吉他唱唱歌。

高晓松说那时候日子真好:

那时每天下班,大家搬出小饭桌,一起吃饭弹琴唱歌。然后我们拍那时花开,那是亚东的第一部电影音乐,也是我们大家一起喷溅荷尔蒙的青春。

图片 6

就是这张专辑,收录了《白桦林》,让朴树一炮而红。

30万的专辑销量,大街小巷的传唱,年轻人的簇拥……属于朴树,属于张亚东……还有许许多多人,窦唯、王菲、许巍……太多名字在那个年代写下了自己浓墨重彩的一笔。

在人生最好的年纪,经历着巨大的幸运,以为自己伸伸手就可以改变世界。

天真的年轻人啊,我们都是。

图片 7

年轻真好,

我们都以为伸伸手就能改变世界……

一个星光熠熠,辉煌灿烂的90年代,让人不禁畅想未来。

于是张亚东为朴树的专辑取名《我去2000年》,他们在1999年和2000年交界时发行这张专辑,或多或少都希望朴树去下个世纪撼动些什么。

毕竟那时,未来看似尽在这些年轻人的手中。

图片 8

朴树26岁,周迅25岁,夏雨23岁拍摄电影《那些花儿》

但现实最会泼冷水。

极速奔跑在光明未来的年轻人们,在新世纪来临的时候突如其来被现实绊倒了。

2004年,张亚东和朴树再次合作了《生如夏花》,这像是那个辉煌时代落幕前的狂欢。

这张专辑拿遍了能拿的所有奖项。

往后,似乎一路辉煌的华语乐坛就突然沉寂了,那些我们熟悉的名字,渐渐成了说起会被问:「是谁」的存在。

何勇、张楚、窦唯一个个从公众眼前消失。

2001年当《孤独的人是可耻的》等一系列歌曲成为一个时代的共鸣而被广为传唱时,张楚却突然离开北京,从此隐匿于歌坛。歌已不再寂寞而歌者却再次流浪远行。

图片 9

风靡一时的校园民谣不复往日辉煌,当年的才子高晓松当了商人,开了公司。

张亚东担任当时最红火的选秀比赛的评委,和高圆圆的绯闻甚嚣尘上。

朴树来到了瓶颈期,彻底消失,患上了抑郁症。

……

依旧热热闹闹的新世纪,他们满心期待的新世界,渐渐脱离他们的掌控,成了不属于他们的时代。

后来才发现,

没有人会永远年轻,但永远有人正年轻。

还有6个月,这个世纪的第20年就要开始了。

当年热血的少年们,如今都怎么样了呢?

张亚东花白了头发,坐在台下听90年代出生的小孩说:你们的歌伴随了我整个童年。

他突然想起自己50岁了,突然想起最好的年华已经不再了,突然想起,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听过那个叫朴树的男人唱歌了。

图片 10

物是人非。

当年的新新人类朴树,如今也已经45岁。

没有了明天一早 /我猜阳光会好/我要把自己打扫/把破旧的全部卖掉/哦这样多好
的轻快飞扬,

朴树重新填词了那首《New Boy》,这次它叫做《Forever young》。

所有曾疯狂过的都挂了

所有牛逼过的都颓了

所有不知天高地厚的

全都变沉默了

你拥有的一切都过期了

你热爱的一切都旧了

所有你曾经嘲笑过的

你变成他们了

时光不再

已不是我们的世界

它早已物是人非

让人崩溃意冷心灰

有时你怕

不知道未来在哪

这世界越来越疯狂

早晚把我们都埋葬

Just那么年少

还那么骄傲

没有了年少,只有心底的一点点坚守和骄傲。

图片 11

图片 12当年怼天怼地的黑豹乐队,摇滚青年代言人。”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type”:1,”value”:”也成了拿着保温杯炮枸杞的中年男人。

图片 13

图片 14

青涩诗和远方也成了油腻中年。

图片 15

图片 16

《乐队的夏天》中面孔乐队的欧洋,曾经是魔岩三杰红磡演唱会最小的参与者。那时候他一头长发,飞扬恣意。现在,讲起当时的事,他会热泪盈眶。

图片 17

图片 18

那一年窦唯在台上唱,王菲在台下随着歌曲狂欢。

如今,也都变了模样。

图片 19

图片 20

未来真的来了,却并不如想象中那样全是美好。

歌曲下有一则留言写:多希望一觉睡醒,是同桌推了推你,说醒醒,老师看着你呢。屋外是蝉鸣,夏天和喧腾的音乐。

而现实是,叫醒你的是闹钟,车的鸣笛声催促你又要开始一周的工作。窗外是繁忙的城市,镜子中是老去的自己。

就像张亚东说得,「当年大家都是小孩,而且觉得2000年要来了,那时候我们写歌叫《我去2000年》。大家对2000年都有很多期待,觉得一切都会变得很好。

结果,好吧,就是我们老了。」

那个明天会很好,蝉鸣,西瓜,音乐,少年的夏天,再也回不来了。

我们真的去到了2000年,也即将去到21世纪的第20年,我们真的都在变老,我们也始终相信:

明天一早

我猜阳光会好

视 觉 志

生活会变好吗?

或许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